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23浏览

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

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滚开!”蒋天佐虽然眼睛看不见,双手却没闲着,一直不停地胡乱划拉着。 “父王,您听我说,我与那个嬴娇并没有越矩!她是想引诱儿臣,可是儿臣并没有那么做!”“你骗我!你一定在骗我!”蒋天佐抖着手,指着不知名的方向,冷冷地说着。 “父王!”蒋越生气了,他咬了咬牙,“我在东篱是质子,不是太子,我敢胡作非为吗?何况那陛下一心要将九公主送给您,我怎么敢碰?父王,质子的日子,您可曾想过?”说完这番话,蒋越恨恨地出门了。 然而身后的骂声却依旧没有停止。 蒋越迈着脚步,气呼呼地出了大殿,往冷宫的一处偏僻的所在走去。 这里远离正宫,少有人来。 蒋越疾步进了屋子,眼眸充血,看向了被绑在柱子上的人。 这个人身行纤弱,遍体鳞伤,头发蓬乱,垂于脸旁。 辨不清这人的容貌,却从身形上看得出,这是个女人。

听到有人来了,这女人顿时挣扎着,想要叫唤。 然而,那喉咙呜咽着,却迟迟发不出声音。

蒋越上前一步,抓着女子的头发,使她看向了自己,同时拿下了她嘴里塞着的破布。

“蒋越,蒋越你放了我吧,我……我给你做牛做马!”女人极力往前挺着胸,虽然脸上已经被划得面目全非,却依旧觉得自己很美的样子。

“哼!”蒋越冷笑,“嬴娇,你以为朕是承王吗?以为朕是你可以随便引诱的吗?都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想为祸人间!”没想到,这女人居然是嬴娇!“陛下……”嬴娇顿时改了口,“陛下,请您放了我吧,我愿意给您当牛做马!只要您放了我,您让我做什么都行!”混沌的眼眸闪着几乎看不见的殷切光芒,强烈的求生欲让嬴娇心里突突狂跳。

她要活着,她要活着!虽然被绑缚在柱子上,一动也不能动,可是嬴娇的嘴还能说,她不停地求着。 “嬴娇!”蒋越冷笑着,“你以为朕没杀你是可怜你,是想要放过你吗?那是因为父王!他被你害得那般凄惨,让你死……太便宜你了!”他的语气带着阴冷,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 嬴娇缩紧了眼眸,干涩的瞳孔划过灰暗的光,心口暗暗揪痛。

完了……而此时,蒋越已经揪住了嬴娇的头发,提着她的脑袋迫使她看向自己,“没想到,你如此不知廉耻!竟然早已不是处子之身!”若不是如此,父王也不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嬴娇顿时愕然,没想到蒋越连这个都知道了。

说起这件事,她就暗暗后悔。

怎么那个时候自己那么蠢笨!若不是那个蒋天佐发现了自己的这个秘密,或许还不会那么折磨她。 都怪她!原来,这蒋天佐娶了嬴娇之后,起初十分珍惜她,对她视若珍宝,直到有一天,蒋天佐发现了嬴娇的陪嫁丫头手指受了伤,在逼问下才得知,是嬴娇做的。 这嬴娇因为自己不是处子之身,担心蒋天佐待她不好,便在洞房那天狠戾地划破了陪嫁丫头的手指,滴在了帕子上,这才交了差。 可她没想到,东窗事发,蒋天佐立时变了脸色,从前闺房中的情趣,变成了折磨她的方法,整日整夜让她生不如死。 巨大的反差,让嬴娇心怀仇恨,原本嫁给一个老头子就已经让她很不甘心了,现在又被这老头子天天折磨,她怎么能忍受?这才有了她引诱承王,反戈一击的举动。

没想到……她最后还是失败了。

上天真的不公平!凭什么那个女人能过得那么好,她却没有一个好的下场!“你这种女人,千刀万剐都不足以解恨!”蒋越冷嗤了一声,“若不是我答应了陛下,要留你一个全尸,我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的!让你也尝一尝失去双眼、折断双|腿、口不能言的滋味!”他冷冷地看着嬴娇,鄙夷地说道。

嬴娇无力地望着他,脸上闪过幽冷的笑,“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我她才变成这个样子的!”突然间,嬴娇眼底闪烁着诡谲的光,冷笑着往前倾,似乎想要凑近蒋越,神秘地说道:“蒋越,你以为她是好人吗?哈哈,她就是个笑面虎!她早知道我已经失贞了,却还逼着我和亲,这些你都知道吗?若不是她,我不会失了身,我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我恨她!”咬牙切齿地声音,配着撕心裂肺的表情,赢娇很是狰狞。 而这个时候,蒋越目光直直地望着赢娇,半晌没有反应。

“洛清歌,你终于如愿了,我诅咒你!”赢娇近乎疯狂地大骂洛清歌,大骂洛清歌薄情又狠毒,而她在发泄自己情绪的时候,却忘了自己当初的薄情和狠毒。

“蒋越,有本事给我个痛快的!否则我一旦有机会,必定把荒渠搅个天翻地覆!”她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异常不甘。

眼见着蒋越毫无动作,赢娇顿时瞪大了眼睛,下了狠心一般,咬住了自己的舌。 蒋越倏然醒悟过来,一把捏住了她的嘴,咬牙切齿地呵斥:“想死?没那么容易!”他一拳砸在赢娇的脸上,赢娇顿时昏了过去。 深深地看了赢娇一眼,蒋越又给她嘴上塞了破布,这才转身往外走。 然而,才走几步,他就觉得脚步有些虚浮,他忙站住,稳了稳心神。 赢娇的话还响在耳畔,蒋越微微凝了凝眉。

陛下真的是这样的人吗?她真的把一个失了贞的公主嫁到了荒渠吗?她……把荒渠置于何地……蒋越皱了皱眉,觉得脑仁炸裂了一般。

带着满腹的心事,蒋越走出了这冷宫。 蒋越走后,两道身影双双落入了大殿外,他们四下里看了看,悄悄潜进了殿中。 两人进去之后,直奔柱子而来。 其中一人抬起了赢娇的头,微微皱了皱眉。 “果然是她。

”这开口说话的,便是洛清歌。 而随她而来的,自然就是墨子烨了。

洛清歌没想到这蒋越居然背着她把赢娇给藏了起来。 那法场之上的根本不是赢娇!笔趣阁最快更新医妃难宠:王爷和离吧!最新章节。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AR云将改变企业和与客户互动的服务方式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