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征”路上:一个物理生眼中的“革命信仰”

59浏览

“长征”路上:一个物理生眼中的“革命信仰”

8月25日上午6点30分,首都大学生记者团一行人在酒店前集合,以饱满的士气开始重走长征路。

天刚亮,清晨的空气中带着湿润的水汽,清洁工人刚刚清洗完木桥,偶尔能看到三三两两的行人。

采访团团长赵国伟老师以稍快于平时的速度带领大家前进,同学们紧紧跟在老师身后,偶尔还需要小跑跟上。

在这次活动中,我们仿佛体会到了红军在长征路上的心情。 正如罗曼罗兰所说:“居于一切力量之首的,成为所有一切的源泉的是信仰。 ”支撑着红军走过漫漫两万五千里长征的就是一种对共产主义事业的信仰。

我认为,不仅革命事业需要信仰支撑,科研工作也需要信仰的引导。 我去年有幸采访过清华大学副校长薛其坤,他的生活简单而重复,每天早上7点起床,晚上11点睡觉,在不需要因公出访的日子里,一天除了吃饭和“午饭后在卫生间里的短暂休息”外,其他时间都泡在实验室中,堪称“比学生还努力的导师”。

经过4年如一日的努力,他最终带领自己的团队发现了量子反常霍尔效应。 在采访过程中,他将自己的成就归功于“皮实”二字,而鼓励他一直这样“皮实”走下去的则是一种对于凝聚态物理的信仰。 在共产主义信仰的支撑下,红军耐得住寂寞,在孤立无援的处境中走过漫漫长征;守得住清贫,用小米加步枪捍卫革命的尊严。 同样,在科研的漫漫“长征”中,科学家也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用智慧和汗水坚守科学信仰。 刚进清华大学物理系时,听一位学长说:“在这个园子里,如果没有日历,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活在星期几。

”而事实每天都是如此:7点左右,学堂路上就出现大量骑着自行车,急着第一批到达实验室的学生;中午在饭桌上听到最多的就是彼此之间交流学习心得;晚上10点半左右,自行车高峰期又会出现,这时刚好是图书馆的闭馆时间。 时间对于这群人来说永远是最宝贵的,他们的生活很少有网游动漫,更多的是《卓里奇》和原子分子模型勘测;微信绝对不是交友平台,而是大家共享学习方法的途径。

犹记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 ”这正是对所有怀有科学信仰人的真实写照。 薛校长在科研工作上的努力并非特例,清华大学的所有师生都满怀对科学和自然学的信仰,秉承“行胜于言”的校风,抓紧每分每秒,用实际行动充实自己的人生,探索未知的世界。

(清华大学康宇璇)(责编:洪芳芳(实习生)、熊旭)。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第二十四章 红2、红6军团开始长征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