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个好官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198浏览

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个好官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你觉得本公子是开玩笑的人吗?”林宇笑看了眼老管家,径直进入了周元的卧房。 不得不说周元当提辖官的油水还是特别大的。 这么一栋大宅子,还是黄金地带,没有十来万两的银子,怕是没办法拿下。

“呼噜~”还没进入房间,林宇就听到周提辖的呼噜声,当即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腿踹开了周提辖的房门。

“谁!”睡梦中的周提辖吓的弹坐而起,右手下意识地从床下抽出了一把刀。 这一幕,将气头上的林宇也吓了一大跳,这周提辖连睡觉,床下都随身藏了把刀,这是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才担心别人趁他在睡梦中做掉他。 幸好刚才他先是踹开了房门,没有在窗前踹醒他,否则的话,说不定还没遭这无妄之灾。

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林宇继续一脸阴沉地走了进去。 “林公子,没吓着你吧?”周提辖尴尬地笑了笑,重新将刀放回了床底,随后穿上衣服,套上靴子,让林宇在房里的椅子上落座。 “吓到了,周大人想怎么赔偿?”林宇看了眼周提辖。

“待会离开的时候,本官会让管家送五十两银子,就当是赔礼道歉了。

”周提辖笑了笑,不就是赔偿银子嘛,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银子。 林宇瞥了眼周提辖,道:“周大人财运亨通,让晚生很是佩服的紧。 ”“哪里,哪里,也多亏了林公子的仗义资助,否则的话,哪有周某的今天。

”周提辖也不提本官了,对于林宇他是极有好感的,也知道林宇不是池中之龙,飞黄腾达也只是时间问题。 啪!林宇猛地一拍桌子,直视周提辖,道:“既然你还记得本公子,那昨晚你在酒宴上,让本公子代表衙门参加什么诗词大会,是什么意思?”周提辖眉头一挑,显然没想到林宇会为了这件事而来,怔了征,说道:“现在的武陵衙门里,哪里有上得了台面的人?那些官吏所学的诗词文章,早还给了文道先师。 ”文道先师,自然是留下了诗词文章在世的大儒,以及文道修士传承下来的诗词文章。 “衙门里没有人上得了台面,那管本公子什么事?”林宇手指开始轻叩了起来。

一脸深意地看着周提辖。

让他就这么平白无故地去参加诗词交流大会,吊打小学生,这还是他做事的风格?“林公子,周某其实并没有什么钱……”周提辖懂林宇的意思了。

他今天来不是兴师问罪,摆明了是过来要银子的。 借着诗词大会的幌子,过来向他讨要从谢孟德老窝里弄来十来万两银子。 自己早该看穿这家伙的面具的,那十来万两银子,根本不能让他看到。 不用想,林宇这么早过来,准是昨晚惦记他的银子,惦记的睡不着觉。

周提辖现在欲哭无泪,最初林宇愿意领兵剿匪,并资助衙门一万二千两银子时,他还认为这就是当今时代的读书人,高风亮节,视贼寇如杀父仇人,恨不得除之后快。

但现在看来,林宇也是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嘴里喊着剿匪,实则也是惦记谢孟德银子的人。 嗯?周提辖突然发现,他不就是这样的人吗?借口剿匪,其实也是为了拿衙门的银子。

而谢孟德的脏银,也只是意外的大收获罢了。

原来都是同类人!“你早就知道谢孟德的寨子里有银子?”周提辖似乎想到了什么,脑袋突然开了窍,一阵嗡鸣,还真是个好算计的林公子,简直就是个妖孽啊。

“这是什么话?本公子难道能料事如神不成?我生平最痛恨的就是这群打家劫舍的贼寇,恨不得除之后快……”林宇正气凌然道,前世他思想品德是绝对没问题的,有着非常正直的价值观,世界观,三观都非常正的杰出青年。

不过……爱财乃是人之常情,这怨不得他,没钱将会寸步难行啊。 周提辖掏了掏耳朵,将耳屎弹了弹,并且似笑非笑地盯着林宇。

“咳!”林宇见周提辖戳破了他的面具,脸色一红,轻咳了两声,开门见山道:“五万两银子,这件事本公子替你隐瞒了,那诗词交流大会,本公子也会替衙门拿个不错的名次回来。

”“不可能!”周提辖脸色涨的通红,林宇这是在趁火打劫,此时此刻,他后悔昨晚醉酒后,举荐林宇去参加这狗屁的诗词交流大会了。

名气对衙门来说,顶个屁用,能变成银子吗?“若是我岳父大人知道这次剿匪的赃款,有十多万两银子,他会是什么表情?”林宇笑看着周提辖。

他完全不担心周提辖抽出长刀跟他拼命,连谢孟德就制服了,还制服不了这个提辖官?“郡守大人会信你?”周提辖冷笑道。 “那我先回去试试看!”林宇笑了笑,便是站起身,打算离开,谁知才刚走两步,周提辖便是拉住了林宇的手臂,红着眼道:“林公子,本官也很不容易啊,这些银子,黑甲军的弟兄们占了大头,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顽劣败家的儿子,还有个脾气火爆老妹,真的苦啊……”林宇回头看向硬生生挤出了两滴眼泪的周提辖,一时间心软了下来。 很不忍心道:“要不六万两银子如何?这样你那顽劣败家的儿子,就可以少败一点了,回头需要钱了,我可以借你。

”“哼,林宇,你不要逼本官!”周提辖擦掉眼泪,怒目圆瞪,冷哼道:“信不信我让那女贼匪徐飞燕,去郡守府大喊,说你在贼窝里惦记他的美色,强行与她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林宇脸色瞬间大变,道:“我操·你·妹,你竟是这样的人!无耻之徒!”“三万两银子,我那三百斤的妹妹,明天就送到郡守府,我个人送五千两彩礼!”周提辖生怕林宇反悔,急忙道。

林宇身体抖了一抖,汗如雨下。 “罢了,本公子退一步,四万两银子,那一万两银子,祝你你妹妹早点找到如意郎君。 ”林宇话音一落,周提辖连忙弯腰揖礼,道:“成交,但这事周某不希望外人知道,那女贼匪也会消失,但前提是这次诗词交流大会,你得替衙门,最起码捞个二甲回来,银子自会兑现。

”“周提辖是个好官!”林宇笑道。 “林公子大才!”周提辖嘴角抽了抽,心在滴血。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写给我儿俊宝的一封信(今天是你的生日)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