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山上埋忠骨:那些不该遗忘的脸庞

138浏览

红军山上埋忠骨:那些不该遗忘的脸庞

“钟南斋,十七岁;钟财生,五十六岁;林九长,二十七岁……”清晨的阳光照在遵义的红军山上,照在烈士陵园的纪念碑上,照在这些陌生的名字上。 他们是谁?他们那些或青涩、或沧桑但都坚毅的脸庞是什么样的?记者团的师生们站在碑前久久站立。

凤凰山麓埋忠骨烈士纪念碑前方是一个小广场,许多市民在上面晨练,孩子们穿梭其间,欢声笑语让这个陵园显得有些喧闹。 可是,1935年的遵义却没有这么一幅安乐祥和的画面。

二渡赤水后,红军迎着冷峭的春寒,再次回到了遵义。 后面是紧追不舍的川军,前方是层层死守的关卡,激烈的战斗一触即发。 那个下午,炮火声、厮杀声、冲锋的号角声响彻了整个娄山关。

没有影像资料可以告诉我们战斗的惨烈,但是毛泽东的一首《忆秦娥》却道出了其中的悲壮:“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许多战士将热血洒在了这片土地上,大部分的他们成了无名烈士,小部分英烈的遗骸安放在凤凰山麓的小龙山上。

1953年当地政府在这里修建了陵园,于是就有了石壁上那些名字。

“当时收敛和整理战士遗骸的时候,大多数因为风吹日晒都残破不堪了,有名有姓能辨别出来的只有这七十七人。 ”导游讲解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

祀国魂铭记赤心石壁的周围绿树成荫,幽静的氛围与平台上的喧闹显得有些不协调,石壁上的灰尘仿佛也在诉说,这些名字被遗忘在了陵园的角落。

可是,还有些人依旧记得这些名字,想象着那些曾经挂满笑容的脸庞。

“我今年86了,只要腿能动就要爬到这里来,看看烈士纪念碑”,讲话的老人是郑先润。

八十年前,郑老还是一个懵懂的孩子,虽然没有亲历过遵义战役的烽火,但从小听着红军为穷苦百姓打仗的他,对红军烈士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怀。

“在我印象中,当兵就要当红军、当解放军,为穷人打仗,像那个‘红军菩萨’。 ”郑老口中的“红军菩萨”是当地家喻户晓的红军战士龙思泉。

1935年,龙思泉跟随部队来到遵义,自幼随父习医的他有着一手精湛的医术,在部队驻扎遵义期间,多次为当地百姓免费治病。 一天夜晚,为了给城外的乡亲治疗伤寒,他错过了归队时间。

在寻找部队的途中被敌人杀害了,年仅18岁。 当地百姓为了铭记这位红军卫生员救死扶伤的事迹修建了红军坟,久而久之红军坟里那位战士便成了大家口中的“红军菩萨”。 其实英雄们没有被遗忘,他们的事迹化成了一则则脍炙人口的故事,流传在遵义,流传在祖国各地。 祀国魂铭记赤心广场上的欢声笑语还在继续,这幅安乐祥和的画面不正是先烈们所期盼所守护的生活吗“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广场上响起了记者团成员们重温入党誓词的声音,这声音穿过广场、穿过晨练的人群、穿过刻满先烈姓名的石碑。

(北京大学魏晗博)(责编:洪芳芳(实习生)、熊旭)。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黄侃:红色沃土培育当代大学生的家国情怀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