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幕后指使者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62浏览

第三百二十九章 幕后指使者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寂静的主殿中,林宇的声音如同洪钟大吕般响彻,四个青年浑身一抖,眼神有些犹豫。

“都到这份上了,还有回头路?咋们死了,妻儿老小有大人们保着,怕什么?”其中一个青年轻声道:“只要这几个花魁死了,加上酒楼发生了命案,天上人间甭想再开下去……动手!”唰!另外三名青年被蛊惑到了,眼中浮现出狠厉之色。 他们猛地扬起手手中的匕首。

刹那间,人群所有文人士子目露惊恐之色,那是他们怜惜的花魁,怎么能……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林宇情急之下,才宫中掀起惊涛骇浪。 大搬运术的神通漩涡中,骤然绽放出璀璨的光芒。 林宇念头通达,心念所至,大搬运术直接用在了那四个儒衫青年身上。

顿时,那扬起匕首准备扎下去的四个儒衫青年,如同遭遇到了什么重击。 身形如同断线的风筝,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面色痛苦无比,脏腑都似乎移位。

先天文师一怒,普通人如何承受的住?更何况是才华近乎及妖的太子林宇。 “拿人!”林宇没时间去思考他的大搬运术,怎么会这么牛逼,此刻脸色阴沉地有些可怕。 锦衣卫上前拿人,他随后跃上舞台,将受到惊吓的晨曦、仙儿以及尘霜、双儿揽在怀中,柔声道:“没事了,是本殿下的疏忽……”“送她们去休息。

”林宇叫来几个宫女,搀扶脸色苍白的花魁上楼,只是……这舞蹈没办法进行下去了。

林宇站起身,正考虑是否退还所有人的银子时,一只纤细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是姜灵儿。

姜灵儿捋顺额前有些散乱的发丝,轻笑道:“交给我吧,灵儿可不想我家林公子的心情变坏……”不等林宇回答,姜灵儿已经自作主张,朝着主殿中的文人士子们躬身揖礼。 “各位公子,小女子宁静,曾是烟雨阁花魁,承蒙岳曲阁阁主青睐,现为阁主亲传弟子,刚才发生的一点意外,大家不必惊慌,就让小女子为大家唱一曲……”姜灵儿说话很有水平,点出了她的身份与来历,不是林宇随便从大街上捡来的宫女,敷衍大家。

既然是天上人间,那肯定需要一定的档次。 “是宁静,本公子知道……他的那首‘愿得一人心’简直太棒了,惊为天人。

”“没错,南城一直都在流传这首歌,朗朗上口,连十多岁的少年郎都会哼唱了,没想到……她竟然就是宁静姑娘。 ”“天上人间,当真是天上人间,太值得,六大花魁,美酒佳肴,宫女伺候,试问,普天之下,什么地方会有这种待遇?”人群沸腾了,大家已经忘了刚才的意外,都纷纷陷入了激动与狂热的状态中。 “这傻姑娘?何必委屈了自己……大不了本殿下不要这银子。

”林宇笑并无奈着,满脸苦涩的将舞台交给了姜灵儿,心中荡起了阵阵涟漪。

真是个贴心的傻姑娘啊。

姜灵儿这次唱的不是那首拿手的‘愿得一人心’,而是之前林宇在烟雨阁弹唱的‘神话’。 一首神话,感人至深,荡气回肠,尤其是从姜灵儿的嘴里唱出来,更是韵味十足,她在曲艺上确实是个很有才华的女子。

两种截然不同风格的歌曲,却都能够驾驭。

林宇知道,京城天后乃至乐曲阁阁主俞子期的真传弟子,非姜灵儿不可了。

俞子期以琴入道,琴音可杀人无形。

林宇很期待,若姜灵儿得到传承,又会闯出怎样的一片天空。

姜灵儿的目光始终落在林宇身上,这首歌,像是单独唱给林宇听的一般。 “就算泪水淹没天地,我不会放手……”深情满满。

文人士子听的入迷,林宇亦是大受感动,此生或许不能辜负灵儿的这片深情。 曲终,人渐散…………天上人间的文人士子,自由活动,在四处观赏,俨然将酒楼当成是旅游景点。 身旁有宫女侍奉,文人士子也开始在酒楼中吟诗作对,三五成群。

发生了刚才的意外,左青然不敢马虎,与锦衣卫以及东宫侍卫高度重视,不放过任何可疑人物。

而林宇与姜灵儿,则一同去看望受惊吓的晨曦、仙儿等女。 五女被安排在了后殿的一座小阁楼上,粉色的纱幔随风飘动。

“殿下!”宫女见到林宇跟姜灵儿过来了,连忙躬身行礼。

而阁楼里的五女,后怕与茫然的美眸中,终于恢复了一丝神采。 “小女子多谢殿下的救命之恩!”晨曦仙儿等人屈膝行礼,随后才注意到林宇身旁戴着面纱的姜灵儿。 “她是乐曲阁阁主俞子期的亲传弟子宁静。

”林宇介绍到。

“啊,原来是宁静妹妹,姐姐早就听过你的名字,那首歌姐姐也在学呢……”“是吗?”几女似乎有着共同的话题,浑然忘了刚才的插曲,有所有笑了起来。 反倒是林宇被晾在了一边,很尴尬啊……林宇见他们心态恢复的不错,也觉得没必要让他们回忆刚才的事情经过。

问左青然就知道了。 而且,这家伙很失职,差点毁了他全部的计划,该罚!起身离开,众女依旧无视他,林宇苦笑两声,他知道,晨曦仙儿她们故作坚强,不想被他看轻……很懂事,可在本太子面前,柔弱下没关系吧?……“左百户,说说吧!”林宇回到别苑,差人将锦衣卫百户左青然传唤了过来。 噗通!林宇才刚开口,左青然就单膝跪地道:“小的罪该万死,请殿下责罚。 ”“好,自己去茅坑里泡会澡,然后洗干净再过来见本殿下。

”林宇答应了左青然的请求。 “啊……”然而左青然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林宇,说好的……套路呢?见太子林宇悠哉的品着茶,左青然脸色跟吞了苍蝇屎一般难看。

真的要去尝尝自己独创的惩罚手段?呕!左青然差点没将肚子里没消化完的烤鸭吐出来,匍匐在地:“小的定将全力查出,此四人是何人指使,三天内……不,两天内……”左青然本来想说三天内,但看到林宇的森然目光,吓得连忙改口道:“三个时辰后,小的过来汇报,没有结果,小弟提头来见殿下……”左青然转身就走。 “厉害,宁愿给自己这么大的压力,也不愿去尝尝自己发明的刑讯手段。

”林宇低声喃喃道,同时他已经料到……那四个不开眼的家伙,很快就会意识到,在锦衣卫面前活着,会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证书也不会告诉你的钻石秘密——奶咖绿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