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多年过去了,有了宝宝的我,依然是个宝宝 2017年9月9日 成都商报电子版

49浏览

	30多年过去了,有了宝宝的我,依然是个宝宝 2017年9月9日     成都商报电子版

大周末说从1990年起,除了寒暑假,我的一天是这样开始的:早上起床,衣服都放在床尾。

牙膏已经挤好,热水瓶里灌着温水放在脸盆旁。

在刷牙的同时,我妈开始不停问:蒸蛋、炒蛋还是浑(音kún,形容圆筒形的东西形体完整)鸡蛋?通常我都会摇头,“不想吃。 ”于是她会随机拿出一款蛋一杯奶,“蛋吃了,奶喝了。 ”这种情况最好不要看她,“我要上学了!”听完我的话,对方凛然不动,“吃了再走!”“我要迟到了!”“不吃不准走,迟到就自己站到教室外面!”如此往复,僵持10分钟,我提着蛋一路小跑往学校冲。 到了2017年,除了周末,我的一天是这样开始的:早上起床,头天晾干的衣服叠好了放在沙发上。 餐桌上摆着三碟小菜,一碗泡软的麦片,加热水可以直接吃。 刷牙的时候,我妈开始叮嘱“锅里有蛋”。

吃麦片的同时,她会来看一眼我:“锅里还有蛋,补脑的。 ”化妆了,她会看一眼锅:“你怎么不吃蛋?”出门之后才发现,那颗浑鸡蛋,夏天在手袋里,冬天在外套包包里。

30多年过去了,我依然是个宝宝。

每天下午五六点钟,办公室里年轻的同事们正在聊着下班后怎么耍,只有我的老父母会轮流打来电话,“回来吃饭吗?”“不管我,你们吃。

”“炒回锅肉。

”“不吃。 ”“给你留着。 ”“……”每个加班的晚上,正在被领导教育或者正在教育客户,老父母又打来电话,“下班没有?”“没有。 ”“什么时候下班?”“不知道。

”“我们来接你。 ”“……”每次出门之前,一边化着妖艳儿的妆,一边要回答老父母的反复提问:“去哪儿?和谁?干什么?吃什么?”进电梯之前,还有一声叮嘱,远远从房门里传来:“不要喝酒哦!”这样的日子往往给我一种错觉,我的时间还停留在上世纪90年代的某一天。 一晃神,就要期末考试。

然而醒脑壳的是,以上种种发生时,我亲自繁殖的宝宝已经到了上大班的年纪。

于是出现了一些吊诡的画面。 下班前刚刚跟团队的年轻人开完会,下楼外公外婆已经带着宝宝和零食在大厅等我。

周末带着宝宝去上培训课,外公外婆已经把给宝宝的点心塞到书包,给我的点心塞到手袋,一模一样的小熊蛋糕。

全家一起去三圣乡,外公买了两只花环,一个给宝宝,一个给我。 跟宝宝抢电视看,外婆悍然做主怒斥宝宝:“你看了那么多动画片!让你妈妈看一哈儿!”恍然间,觉得自己当了三十多年独生子女后,家里又添了个妹妹。

前些日子全家一起去旅行。

在人山人海的环球影城,因为我想玩一个无聊的小矿车游戏,全家人百无聊赖地陪我排队。 宝宝在坚持了20分钟后,终于控制不住自己,涌出热泪,外公外婆低声安慰:“我们陪妈妈等一等吧!妈妈也很想玩啊。

”宝宝仰头望着我啜泣:“妈妈!我不是你的宝宝了吗?”好为难哦,我也是外公外婆的宝宝啊!我只有盯着那个和30年前的我差不多的小孩说:“饿了吗?要不然把包包里的鸡蛋吃了?”(黄大毛)(相关内容详见今日“大周末”03版)。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 100个容易读错的地名

下一篇:没有了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