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关级别的“保护伞”:周永康插足火拼 街道主任纵容贩毒

45浏览

无关级别的“保护伞”:周永康插足火拼 街道主任纵容贩毒

原标题:  央视网消息: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的《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指出要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

  消息一出,群众纷纷为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这一顺应民心所向的重大逐疫行动击节叫好。

涉黑腐败,是最黑、最恶的腐败之一,是不法分子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扰民害民的重要因素。 特别是一些领导干部台上谈打黑,台下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自打自脸,演两面人。

  周永康作为十八大以来级别最高的落马官员,浸淫公安与政法系统长达十年,多次在公开场合大谈打黑除恶,背后却无形中充当着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四川的刘汉涉黑集团了。

  刘汉是四川有名的富豪,涉足房地产、矿产、建筑等多个领域,坐拥至少400亿资产。

  当年,刘汉曾被列为公安机关查处名单,随后又从名单上消失。 此后,刘汉通过资本运作迅速把产业扩充到外省、外国,建立了矿业帝国、资本帝国。

这一切只因在2001年他攀上了一个贵人周滨。   彼时,周滨的父亲周永康由四川省委书记调任公安部部长。   在四川,周滨看上了一处风景区,后因开发难度大放弃,刘汉知晓后,一个赔本赚关系的买卖开始计划。 而就在周滨在四川到处寻找项目时,已经调任北京的周永康亲自打电话告诉刘汉,要照顾好周滨。

  在这一背景下,刘汉以近200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这个仅价值几百万的旅游项目。 至此,刘汉与周滨相识并进一步开展了诸如水电站开发等项目。

  而周滨帮助刘汉干的其中一件大事儿是将刘汉的竞争对手灭门。   1994年到1997年,刘汉在期货市场上炒作大豆、钢材,成了亿万富翁。 在此期间,刘汉与大连的老板袁宝璟结下了冤仇。 袁的下属,辽阳市公安局刑警队原队长汪兴为了教训刘汉,雇凶枪杀刘汉却未能成功,随后,袁氏兄弟被抓。 2006年袁宝璟被判处死刑,同时被判处死刑的,还有袁宝琦、袁宝森,这三个人被立即执行死刑,另一个堂弟袁宝福被判死缓。

按理说,买凶杀人,被杀的还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家伙,怎么会把兄弟三人都处死呢?因为刘汉与周滨交往密切,而周滨的父亲周永康当时已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公安部长,所以刘汉才可以公权私用,官报私仇。   随后刘汉集团更加的无法无天,在公开的资料上,这个团伙至少已经背了9条人命,重伤过15人。

  2014年2月,刘汉等36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及故意杀人等案件被提起公诉。

2015年2月,经过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刘汉、刘维等5人执行死刑。   当然,为黑恶势力充当保护伞的未必只有周永康这种级别的领导,甚至还有街道办主任。

  沙井新义安这一黑社会性质组织盘踞沙井街道多年,长期通过非法手段经营废品收购、码头运输、房地产等行业,实施故意伤害、敲诈勒索、贩卖毒品、贿赂国家工作人员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秩序。   2012年1月,深圳市公安局在打黑行动中,发现该组织主要头目陈垚东与时任沙井街道党工委书记、办事处主任的刘少雄关系十分密切。   与陈垚东的交往,使刘少雄获得了大量利益和好处。 在贪欲作祟下,他逐渐丧失了党性和原则,不仅不依法履行职责、打击黑恶势力,还与陈垚东等人长期交往、收受贿赂,纵容该黑社会性质组织在街道辖区内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甚至在沙二村发生群体性事件时,刘少雄并未通过正当途径,而是借助陈垚东黑社会性质组织主要头目身份去平息事态。   2013年,刘少雄和陈垚东均被判处无期。

  尽管街道一把手级别不算很高(在深圳,一般为正处级),但权力极大。

如刘少雄,每年手上审批出去的资金达上亿元,街道大小事务由其一人说了算。 另一方面,理想信念的滑坡,人生观、价值观的扭曲,则是刘少雄等街道一把手堕落的内因。

  如今,中央决心坚如磐石,扫黑除恶利剑高悬,人民群众鼎力支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无私无畏、骁勇善战、攻坚克难,定会让保护伞身现原形。 当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这场硬仗的合围之势形成时,黑恶势力必然土崩瓦解!。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无公害生产是中药品质升级的抓手

下一篇:无创DNA产前检测靠谱吗-巢湖新闻网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