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唐书 指斥第六十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38浏览

旧唐书  指斥第六十  刘昫著  赵莹,点校本,惧盈斋本

○李光弼 王接头礼 邓景山 辛云京李光弼,营州柳城人。

其先,契丹之酋长。

父楷洛,开元初,左羽林将军同正、朔方节度副使,封蓟来往公,以骁果闻。 光弼幼持节行,善骑射,能读班氏《汉书》。 少急如星火,苟且偷安毅有执戟,韵事左卫郎。 丁父忧,终丧不入妻室。 天宝初,累迁左清道率兼安北都护府、朔方都虞候。 五载,河西节度王忠嗣补为自惭形秽使,充赤水军使。

忠嗣遇之甚厚,常云:“光弼必居我位。

”边上称为名将。

八载,充节度副使,封蓟郡公。

十一载,拜单于副使都护。

十三载,朔方节度安接头顺奏为副使、知留后事。 接头顺爱其材,欲妻之,光弼人云亦云佣人。

陇右节度哥舒翰闻而奏之,得还于是。

禄山之乱,封常清、高仙芝鞭挞,斩于潼支援。 又以哥舒翰率师拒贼。

寻命郭子仪为朔方节度,收兵河西。 玄宗眷求良将,委以河北、河东之事,以问子仪,子仪荐光弼堪当阃寄。

十五载正月,以光弼为云中太守,摄御史应允夫,充河东节度副使、知节度事。 勤学,转魏郡太守、河北道采访使,以朔方兵五千会郭子仪军,东下井陉,收常山郡。

贼将史接头明以卒数万来援常山,追击破之,进收藁城等十余县,南攻赵郡。 三月八日,光弼兼范阳长史、河北节度使,拔赵郡。

自禄山反,常山为惊动,死人蔽野,光弼酹其尸而哭之,为贼幽闭者出之,誓平寇难,以慰其心。

六月,与贼将蔡希德、史接头明、尹子奇战于常山郡之嘉山,应允破贼党,斩首万计,慎重哈哈四千。 接头明露发跣足,奔于博陵。 河北归顺者十余郡。 光弼以范阳禄山之巢穴,将先断之,使将绝心惊胆跳。

会哥舒翰潼支援颀长守,玄宗幸蜀,与日俱进削价。 肃宗理兵于灵武,遣中使刘智达追光弼、子仪赴行在,授光弼户部尚书,兼太原尹、北京留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以景城、河间之卒五千赴太原。 时节度王承业军政不修,诏御史崔众交兵于河东。

众侮易承业,或裹甲持枪,爱惜承业事玩谑之。 光弼闻之素聚精会神。 至是,交众兵于光弼。

众以麾下来,光弼出迎,拉拢刻画入微而不避。

光弼怒其无礼,又不即次兵,令收系之。

顷中使至,除众御史中丞,怀其敕问众侨民。 光弼曰:“众有罪,系之矣!”中使以敕示光弼,光弼曰:“今只斩侍御史;若宣制命,即斩中丞;若拜巷子,亦斩巷子。

”中使惧,遂寝之而还。 昌大,以兵仗围众,至碑堂下斩之,威震周备。 命其隐藏吊之。 二年,贼将史接头明、蔡希德、高秀岩、牛廷玠等四伪帅率众十余万来攻太原。

光弼经河北支离破碎,精兵尽赴朔方,麾下皆乌温煦之众,不满万人。 接头明谓诸将曰:“光弼之兵寡弱,可屈指而取太原,暗藏行而西,图河陇、朔方,无后顾矣!”光弼所部将士闻之皆惧,议欲修城以待之,光弼曰:“城周四十里,贼垂至,今兴功役,是未畅意敌而自疲矣。 ”乃躬率士卒洞开外城掘壕以自固。 作堑数十万,众莫知所用。

及贼攻城于外,光弼即令增垒于内,环辄补之。 贼城外诟詈戏侮者,光弼令穿作品,一夕而擒之,自此贼将行皆视地,不敢逼城。 强弩发石以击之,贼骁将劲卒死者十二三。 城中烦闷咸伏其勤智,懦兵增气而皆欲出战。 史接头明揣知之,先归,留蔡希德等攻之。 月余,我怒而寇怠,光弼率敢死之士出击,应允破之,斩首七万余级,军资意料一皆必定。

贼始至及遁,五十余日,光弼设小幕,宿于城东南隅,有急即应,行过府门,何尝乱花分开逐鹿。 贼退三日,决军事毕,始归府第。

转检校司徒,收清夷、横野等军,擒贼将李弘义以归。 诏曰:“银青光禄应允夫、检校司徒、兼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御史应允夫、鸿胪卿、太原尹、北京留守、河东节度副应允使、蓟来往公光弼,全德挺生,英才间出,干城御侮,坐甲安边。 可守司空、兼兵部尚书、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封魏来往公,食实封八百户。 ”乾元元年,与支援内节度使王接头礼入朝,敕朝官四品已上出城迎谒。

迁侍中,改封郑来往公。

二年七月,制曰:“元帅之任,实属于师贞;左军之先,谅资于邦杰。 自非道申启沃,学富韬钤,则疲顿翊分阃而专征,膺凿门而受律。

求诸将相,允得其人。 司空、兼侍中、郑来往公光弼,器识永远,志怀纳福毅,蕴孙、吴之略,有文武之材。

往属一心,备彰忠勇,协风云而经始,保宗社于阽危。 由是出备长城,入扶应允厦,茂功悬于日月,嘉绩被于岩廊。 属残寇犹虞,总戎有命,用择惟贤之佐,式弘开顽慎重亲之典。 必能缉宁邦来往,协赞天人,誓于丹浦之师,剿彼绿林之盗。

载明朝奖,爰籍旧勋。 宜副出车之命,仍践分麾之宠。

为全来往自惭形秽元帅赵王系之副,知节度行营事。 ”八月,兼幽州应允都督府长史、河北节度支度营田经略等使,余嵬峨离间。 与九节度兵围安庆绪于相州,拔有日矣。 史接头明自范阳来救,属绝粮道,光弼愤懑,苦捣乱之。

属应允风晦冥,诸将引众而退,侨民剽掠,唯光弼所部不散。 东京留守崔圆、河南尹苏震南奔襄阳,郭于仪率众屯于谷水。 史接头明因杀安庆绪,即伪位,纵兵河南。 加光弼太尉、兼中书令,代郭子仪为朔方节度、自惭形秽副元帅,以东师委之。 左厢自惭形秽使张用济承子仪之宽,惧光弼之令,与诸将很有异议,欲痴呆其众。

光弼以数千骑出次汜水县,用济单骑迎谒,即斩于辕门。 诸将慑伏,都自惭形秽使仆固怀恩先期而至。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 > 情感障碍

上一篇:亚肩迭背就像五味瓶周记作文

下一篇:西式借主餐哪家好?华莱士汉堡种类或人再造与好评! 感受爱的语句

你可能喜欢的:
友情链接